为什么心理学不要碰?最有趣的十个心理学实验(复杂的人性)-心理学人性实验

本站发布 10-09 20:34:08 1050

导语:古往今来就有很多不同心理学实验证明了人类一些方面的不同,心理学家们从猜想到真正开始做实验,总是为了试图找出人类在某些领域的差异性。有人说心理学千万不要碰,因为接触了的人很恐怖。接下来呢就由本网小编为大家揭秘最有趣的十个心理学实验,感兴趣的不妨一起往下看~

最有趣的十个心理学实验

1、同卵双胞胎实验

2、传染性打哈欠实验

3、失踪儿童实验

4、斯坦福监狱实验

5、马斯马洛试验

6、波波娃娃实验

7、巴甫洛夫犬实验

8、Asch整合实验

9、分班实验

10、怪物研究实验

一、同卵双胞胎实验

几个世纪以来,同卵双胞胎一直令心理学家着迷。为了证明它们之间存在精神联系,已经进行了多项研究。在一项实验中,电视人物德伦·布朗试图证明同卵双胞胎具有超敏感的沟通能力。无论是否真的存在心灵联系,双胞胎对感官刺激的相似反应表明,共同的基因、教养和生活经历可能导致双胞胎发展类似的思维过程。

二、传染性打哈欠实验

每个人都知道打哈欠会传染,但你知道狗也能打哈欠吗?伦敦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表明,72%的狗在看着人打哈欠后会打哈欠。平均而言,狗打哈欠花了99秒钟,狗的年龄和性别不影响打哈欠。尽管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仍是个谜,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与狗的“移情能力”有关。

三、失踪儿童实验

人们常常没有注意到他们周围的环境,这个想法是在一个失踪的孩子实验中被测试出来的。一家繁忙的商店门口贴了一张传单,上面有一张关于“失踪的孩子”的信息和照片。有些人停下来研究传单,而另一些人只是看一眼或根本不看。所有这些人的共同点是,他们完全忘记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传单上的男孩就站在商店前面。这个实验表明人类往往忽视周围的许多东西。

四、斯坦福监狱实验

斯坦福监狱实验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不道德的心理实验之一,它专门为了研究监狱环境对行为的心理影响。1971年,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大楼地下室建造了一个模拟监狱,随机挑选了24名男学生担任囚犯或监狱看守的角色,为期两周。学生们对自己的角色适应得太好了,变得咄咄逼人,以致于施加心理折磨。心理学教授菲利普·津巴多也曾担任该实验的负责人,事实证明,他对实验的影响很敏感,任由这种滥用继续下去这项研究仅仅六天后就被取消了,因为实验的强度,在某些情况可能会引起某些行为,无视一个人的自然倾向。

五、马斯马洛试验

延迟的满足感能成为未来成功的标志吗?这就是斯坦福大学的沃尔特·米谢尔在1972年的马斯马洛实验中试图确定的。四岁到六岁的孩子被带到一间桌子上全放着棉花糖的房间里。在把每个孩子单独留在房间之前,考官告诉他们,如果第一个孩子在房间待15分钟后,棉花糖还在桌子上,那么他将得到第二个棉花糖。考官记录了每个孩子拒绝吃棉花糖的时间,并随后指出这是否与孩子成年后的成功有关。600名儿童中的一小部分立即吃了棉花糖,三分之一的孩子延迟了满足感,少数的孩子获得第二个棉花糖。在后续研究中,米谢尔发现那些延迟满足的人比同龄人更有能力,获得更高的SAT分数,这意味着这一特征很可能终生存在于一个人身上。

六、波波娃娃实验

在20世纪60年代,关于遗传学、环境因素或社会学习是如何影响儿童发展的,引起了许多争论。1961年,阿尔伯特·班杜拉进行了波波娃娃实验,以证明人类的行为来源于社会模仿,而不是遗传因素。他设立了三组:一组是暴露于成年人对波波娃娃表现出攻击性行为,另一组是被动的成年人与波波娃娃玩,第三组成了对照组。结果表明,接触攻击性模型的儿童对洋娃娃本身表现出攻击行为的可能性更大,而其他组则很少表现出模仿攻击行为。

七、巴甫洛夫犬实验

帕夫洛夫这个名字让人耳目一新吗?如果不是,你可能一直住在岩石下面。这个著名的实验使条件反射的概念广为流传。帕夫洛夫在给狗喂食的时候,检查了狗的唾液率。他注意到狗一看到它们的食物就会流口水,所以每次把食物给狗吃的时候,他都会按门铃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狗开始把铃声和食物联系在一起,听到铃声就会垂涎三尺,这表明反应是可以学到的。

八、Asch整合实验

Asch实验是另一个著名的例子,它说明了群体情境中的诱惑。这一系列的实验在20世纪50年代进行,把一个实验对象安置在一个全是演员的房间里。进行实验的人举着一张有三个编号线的图像,并要求房间里的每个人识别最长的线。演员们故意选择不正确的编号线。研究结果再次表明,人们在群体环境中倾向于一致。

九、分班实验

受马丁·路德·金博士遇刺的启发,三年级教师简·埃利奥特在1968年进行了一项实验,帮助她的白人学生理解种族主义。艾略特把她的班级分成两组:蓝眼睛学生和棕色眼睛学生。在第一天,她指定蓝眼睛儿童为上级群体,并给予他们额外的特权,而棕色眼睛的儿童代表少数群体。她不鼓励这两个群体进行互动,并将学生单独挑出来,以强调少数群体学生的消极方面。她注意到孩子们的行为立即发生了变化。蓝眼睛的学生在学业上表现得更好,一些学生开始欺负他们的棕眼同学,而棕色眼睛的学生则表现出较低的自信和较差的学习成绩。第二天,她改变了这两个群体的角色,蓝眼睛的学生变成了少数群体。在练习结束时,孩子们非常高兴,他们互相拥抱,并一致认为不应该根据外表来评判人。

十、怪物研究实验

这个实验因其不道德的方法而被称为“怪物研究”,实验给接受正、负性言语疗法的儿童带来了不同的影响。爱荷华州大学的温德尔约翰逊挑选了22个孤儿,其中一些有口吃,有些没有。他让口吃者进行积极的言语治疗,赞扬他们的流利,而非口吃者则对他们的每一个错误进行轻蔑。实验的结果是,一些接受负性言语治疗的儿童在余生中受到心理影响,并保留了言语问题,这使他们成为了积极强化教育意义的例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