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峥:我想证明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喜剧演员-喜剧演员证明

本站发布 10-15 19:11:42 894


很多人对徐峥的判断没错,他早就该当攒局者了。在《泰囧》大火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这位光环加身的电影人已经参与了四个项目,包括早前遗留的《摩登年代》、《无人区》,最新主演并监制的《催眠大师》,以及还在筹备中的喜剧续作《港囧》。

信得过徐峥的人早认定,《催眠大师》品质应该有保障,因为他这次不光主演,还实实在在地当着监制,从头到尾参与整个项目,包括拍摄计划的制定,剧本的调整,后期营销,就像他曾经做《泰囧》时一样用心。事实上,徐峥干得不赖,看过片的人很少否认,《催眠大师》在国产片里算得上好电影。

徐峥的本分是演戏,其中“猪八戒”角色之前最为观众熟知,此标签一贴就是12年,直到《泰囧》成功,这个在表演事业上从未大红过的光头男终于开始闪闪发光,只是,身份是导演而非演员。有人可能会想,既然理性而冷静的徐峥在操盘项目上玩得如此得心应手,不如多花些精力在导演和监制上好了。

但是,徐峥不这么想。虽然现在中国电影制作还处在手工作坊阶段,不能让一个精力旺盛的创作者高效开搞多个项目,但他给自己的定位是电影人,而不单是一个导演、编剧、监制,或者演员。可以说,到了40岁才在电影事业上有所成就的徐峥很“贪心”,哪块都不愿放下,且都肯花时间亲力亲为。

好莱坞有一个堪称伟大的演员,叫罗伯特•德尼罗,他作为导演拍过一部《布朗克斯的故事》,讲一个处在亲生父亲和精神父亲之间的小男孩的成长,这是徐峥最喜欢的电影之一,他看到的是,这位伟大的、令他敬佩的演员,执导的电影艺术价值很高。而且难能可贵的是,他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只是做导演,他仍然是很好的演员。

在已经变成一个成功的导演,并成为一个不错的监制后,徐峥还想证明给观众看,他不仅仅是一个喜剧演员。其实,徐峥比较介意过去角色贴在他身上的标签,比如,那个讨观众喜但他本人并不喜欢的“猪八戒”。聊到演戏,他会主动强调,自己并非只是一个银幕笑匠。其实,像《白日焰火》那样文艺范儿的电影,他也很想演,而且,这个愿望看起来很强烈。

“跟导演合作是把他智商拉低的一个过程”

Q:作为《催眠大师》的监制,你具体都做了哪些事情?

A:从创作层面来讲,我们一起规划和调理剧本,比如每天在拍摄之前,我都会跟导演和编剧一起把当天晚上要拍的戏做一个整理,台词这些做调整。后面粗剪剪完了以后,我们跟万达所有做营销、宣传的一起开会,制定我的营销计划——预告片怎么剪,宣传点是什么啊,要不要做什么活动啊。

其实我们的导演是一个非常高智商的导演,他之前拍的两部电影是爱情喜剧(陈正道,《幸福额度》《第101次求婚》),这个剧本我一口气就看完了,我问他为什么写这样一个故事,他说这个类型我很早就关注了。他说他四岁的时候就是一个问题儿童,很早就开始看心理医生。通过了解我才发现,这个是他的菜。导演的语速也非常快,思维非常敏捷,所以我说我跟他合作的过程是把他智商拉低的一个过程(笑)。

“我甚至希望演《白日焰火》一样的电影”

Q:“催眠大师”能让你在观众心目中成为一个全新的徐峥吗?

A:这个完全要看一个作品放到市场上观众的接受和认可。在之前,比如你演了一个戏,别人叫你这个角色的名字(这里指“猪八戒”),其实是一种荣幸,是对你工作的肯定。但并不是说,我接受了这样一个类型(催眠大师)对我来说就是转型啊,或者是一种挑战啊。本身我在学习表演的时候是比较全面的,做喜剧也不是我唯一的、单独的、很明确的一条路,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接触到喜剧,但它并不排除我接受其他类型。

事实上,如果要检验我是否是一个真正的喜剧演员,大家看到我在这样一个类型(催眠大师)里的表现,大家会不会笑,如果大家不会笑的话,说明我不仅仅是喜剧演员,观众也可以接受我演其他角色。如果观众看到我就乐了,那说明我的喜剧定位真的很强。对我自己来说,我还是希望接多一点的类型,我甚至希望去演哪怕像《白日焰火》一样的电影。从我一个艺术理想来看,我是希望把自己变成各种各样的角色。

“要对有诚意的类型片有一个宽容的态度”

Q:是否感觉中国观众和评论人对国产片和进口片的包容度不同?

A:我相信中国观众对我们原生产品的需求多过好莱坞电影,一旦我们把产品做好了,是可以打败好莱坞的。现在会出现(一些北美口碑平平的进口片在中国大卖)这样的情况,说明我们原发的好的东西还不够多。电影的属性很多,当然有一部分它要承担商品的属性,当然也要有非常大的必要保护艺术,这些东西要同时发展,保持多元化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展示我们的实力。

在北美口碑不好的电影到中国来票房高,这都是我们市场不够成熟的表现,如果我们观众够成熟的话,他会对这个电影有一个判断,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。现在我们的圈内人也好,影评人也好,观众也好,要对我们自己原创的作品,要对我们设身处地从观众角度去想的类型片的发展,有一个宽容的态度。我们还是要看一部电影的诚意,我是用心来做的,还是粗制滥造,在这个上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判断,就容易形成一个共识,对未来也是好的。否则,你就单独去骂一个烂片,明明是有诚意做的,你也去骂它,对创作者会产生一个负能量。

“《港囧》我们不想急功近利要对得起观众”

Q:现在好剧本是不是特别难等到?《港囧》为什么迟迟没有消息?

A:好的剧本确实少,然后我发现,好剧本总是掌握在少数好的创作者手里。这个剧本它不是说就是编剧的剧本,不是所有人都一片叫好,这样的例子很少。它一定会有一些洽谈,创意的形成,会有导演和编剧共同来把这个项目推进,所以呢,你会发现,背后掌握这些好剧本的人,他已经占有一个优势了。能在市场上流通的好剧本,确实很少。

因为我们整体的电影工业还没有达到一个高速的流水线,我自己导的作品,处在手工作坊阶段,我拍别人的戏,我的就要停下来。《港囧》一直没有消息并不代表着我们停滞下来了,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往前走。对我来说,身份比较多,包括这些电影的宣传,我想尽力去配合。它一定没有想象的那么快,但也一定没有那么慢,最重要的是,我们不想急功近利,要准备的充分一些,对得起观众。困难就是我们怎么样在剧作上带给观众新的东西,怎么样有新的发展,怎么保留原来电影的特色,要做的周全一些。

采后手记:

作为成绩亮眼的喜剧演员,徐峥和前辈葛优不一样,他不会讲段子,抖冷笑话,虽然常眉目带笑,但行事风格严谨而认真,就像《泰囧》里的徐朗一样。作为成功的喜剧片导演,徐峥不像前辈冯小刚,他说话谨慎克制,分寸掌握得当,很少随意放炮,展露真性情,似《催眠大师》里处于理智状态的徐医生。